德外长丈夫为爱甘当“家庭煮夫” 欧洲女政要背后的男人都是谁?

自担任德国外交部长以来,贝尔伯克陪伴家人的时间很少。因此,她的丈夫霍尔弗莱施(Daniel Holefleisch)决定放弃职业生涯,在家专心带孩子。

《图片报》等多家德媒报道,社会性别角色转变的速度就是如此之快,之前男士们还都是负责赚钱养家,但现在却要在家当“煮夫”,这在德国外长贝尔伯克的家庭中就得到了很好的体现。现在贝尔伯克负责赚钱养家,霍尔弗莱施则将全力支持妻子的工作,在家照看孩子。

48岁的霍尔弗莱施此前在德国物流集团DHL工作,担任“公司事务高级专家”。根据28日消息,公司发言人恩德(Tobias Ender)向德国八卦杂志《Bunte》证实,霍尔弗莱施“自2021年7月以来就没有在为DHL集团效力。”

贝尔伯克和霍尔弗莱施于2007年结婚,现在是两个女儿的父母,女儿分别是6岁和10岁。

早在5月大选前,贝尔伯克就曾表示,如果她接受政府职务,“很明显,我丈夫不能像这样继续在那里工作。”当时她透露,丈夫已经减少工作时间,主要负责教育和家务了。“因为我经常一大早出门,晚上回家。”而就职德国外长之后,工作时间变得更长,而且要经常出差。

贝尔伯克目前还是绿党联合党首。不过在担任政府职位后,按规定她必须放弃党内职位。绿党将在明年1月底的党代会上选出新的联合党首。霍尔弗莱施也将能够参与其中:他多年来也一直是绿党成员,并一直为妻子提供建议和支持。

对于霍尔弗莱施的这一举动,德国网友态度也很复杂。不少网友拿霍尔弗莱施的名字开起了玩笑,因为按照字面意思,“Hole Fleisch”在德语里是命令式,意思是“把肉拿来”。

网友@Monroe Stahr:丹尼尔,你的名字已经剧透了一切。但是请不要拿太多肉,也不要来Aldi拿肉。

网友@Jani:他为什么在此时放弃工作?主要是因为有了足够的钱。除此之外,别无其他理由。大家都不再是孩子了,每个人都想像他那样。但这种事情不值得登上新闻头条。你说呢?

网友@Nalan Sipar:我们能趁此机会将女性从“家庭和工作”的双重压力下解放出来吗?

除贝尔伯克之外,今天越来越多的女性走上政坛。那么欧洲其他女政要的伴侣都是谁呢?

大家比较熟知的是德国前总理默克尔的丈夫约阿希姆·绍尔,他是毕业并任教于德国洪堡大学的博士、教授、量子化学家。默克尔与绍尔与1981年相识,当时的绍尔是其博士研究生导师。默克尔从政之后,绍尔继续从事科研事业。

默克尔和绍尔都是二婚。绍尔的前妻也是一名化学家,两人育有两个儿子,夫妻感情不和,早就分居,于1985年离婚。默克尔的第一任丈夫是大学期间认识的乌尔里希·默克尔(Ulrich Merkel),默克尔的姓氏就用前夫的名字冠名的。

丈夫同样是科学家的还有今年刚刚当选的瑞典首位女首相玛格达莱娜·安德松。她的丈夫是瑞典经济学家理查德·弗里伯格(Richard Friberg),研究领域是产业组织、国际贸易和风险管理。2009年,他被选为斯德哥尔摩经济学院的雅各布·瓦伦伯格(Jacob Wallenberg)经济学教授。

值得注意的是,安德松同时也是一名经济学家,拥有经济学博士学位。安德松和弗里贝格于1997年结婚,有两个孩子。两人都热衷于户外活动,两人经常去远足、划皮艇和登山。

法国热门女性总统候选人瓦莱丽·佩克雷斯(Valérie Pécresse)的丈夫杰罗姆·佩克雷斯(Jérôme Pécresse)是一名商人,曾是投资银行家、又任通用电气可再生能源公司的总裁。同时他也是一名高水平的竞技桥牌选手。两人育有三个孩子。1994年结婚以后,佩克雷斯也用的是丈夫的姓氏。

不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佩克雷斯从不提丈夫的高管工作,只是形容他是“真正的女权主义者”,“浪漫而有骑士精神”,无条件支持自己的政治事业,“我不顾一切把自己拉进这场严峻的考验,是他的爱让我有了力量”。杰罗姆则在法国新闻杂志《巴黎竞赛》的采访中说,自己“努力给妻子所有支持,让她的事业茁壮成长”。

芬兰年轻女总理马林的丈夫莱科宁(Markus Rikknen)是营销公司的联络总监,据说也曾是一名优秀的足球运动员。二人在18岁便在一起,未婚生下宝宝。

据芬兰媒体《晨报》(Aamulehti)曾报道称,在孩子出生前,马林的最长工作记录是16个小时。孩子出生后,马林和丈夫轮流照顾孩子。芬兰电视台MTV Uutiset也报道称,马林会尽量平衡工作与家庭,而总理也认为自己目前成功做到了这一点。莱科宁则评价她“总能优先考虑最重要的事情”,并称赞了她做事时的镇定与专注。

kaiyun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