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界之王】37岁的布洛克·皮尔斯福布斯富豪榜第九名的疯子

2017年年底,基于对区块链能重塑社会的潜力的信仰,布洛克·皮尔斯(Block Pierce)带领了一批创业者一同前往波多黎各,致力于在这个加勒比小岛上打造一个数字货币的乌托邦–“波托邦”(Puertopia)。人们在这里使用数字货币,所有智能合约将全部公开。

另外,波多黎各提供了空前的税收优惠:没有联邦个人所得税,没有资本所得税,还提供优惠的营业税——不必放弃美国公民身份就可以享受这一切。

以下内容是《滚石》杂志作家Neil Strauss年初前往该岛采访了布洛克·皮尔斯(Block Pierce)的部分记录。

布洛克·皮尔斯 Brock Pierce,这个当年的童星,他很早就作为职业游戏玩家涉足了数字金钱——在电子游戏《魔兽世界》中开采和交易黄金,这项事业也部分得到了特朗普前顾问斯蒂芬·班农的资金支持。之后又摇身一变成为加密界的超级富豪,捐出 10 亿美元,给慈善机构。

皮尔斯在《福布斯》首次公布的加密货币富豪榜上名列第九,净资产估计高达 10 亿美元。据《福布斯》的榜单表明,创造虚拟货币最终可能不如投资虚拟货币有吸引力。比如说,以太坊创造者维塔利克·巴特比两位早期投资者鲁斌和安东尼·迪·约里奥更富有的可能性不大。虽然瑞波币的三大持有者都上了《福布斯》的排行榜,但是这种虚拟货币的创造者杰德·迈克卡勒伯却未能上榜。

要记着,这笔 10 亿美元的捐款并不是写在他死后的遗嘱里,而是现在,在他生命的黄金时期,在他事业的顶峰,在他年仅 37 岁的时候。

「我已经承诺要放弃我所拥有的一切」,皮尔斯用他沙哑又深沉的声音告诉这群沉默的观众。他身高 1 米 63,留着一头夹杂着棕色的金发,一撮胡子也是同样的颜色。他身上斜挎着一个皮包,头上戴着一顶黑色宽边帽子,上面印着两张扑克牌,一个是黑桃皇后,一个红心皇后。

皮尔斯停顿了一下,纠正了自己的说法。他解释说,他要捐的钱,「按现在的市值来算,比我自己的全部身家还要多。」

一阵会意的笑声在房间里回荡。就在这次会议之前的几天,加密货币市场出现了一次,呃,也许算是下跌,也许算是崩溃,或是修正,用什么字眼完全取决于你问的是哪位专家。

所以,根据皮尔斯自己的估计,10 亿美元现在占他财富的 100% 到 130%。皮尔斯继续说,「我不关心这种事情,因为我什么都不需要。」

这个说法似乎是有道理的:在一起的近 10 天里,我很少看到他睡在床上或吃一顿大餐。他随便在哪儿都能眯一会,别人家的沙发上、汽车后座,或者酒吧的桌子上。身上的项链、手镯,手边的食物、龙舌兰酒,自己的钱和时间,你能想到的一切,他都能双手奉出。

他的妻子克里斯特尔·罗斯 Crystal Rose 是 Sensay 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该公司构建短信息系统。她形容自己的丈夫是一个游牧民,拎着一只旅行箱就能活几个星期。

皮尔斯愿意捐出全部身家,另一个原因在于他相信自己会把钱赚回来。「这就是他的天赋,」罗斯说。

这对夫妇通过在线智能合约结婚,该合约每年都可以取消、更换或续签。「假如再过两三年,甚至更短的时间,他又拥有同样的财富,我一点也不会感到惊讶。」罗斯说。

在加密世界里,资深与否是通过你购买的第一个比特币的价格位点来衡量的。可以告诉你,皮尔斯在比特币还不值一个便士时就已经入场。

大众对布洛克·皮尔斯并不熟悉,即便他的名字出现在福布斯数字货币富豪榜前十位中,人们依然鲜少注意到他。但翻一翻他的履历,不难发现他在数字世界的份量比起他的财富,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是比特币基金会 Bitcoin Foundation 的主席,他是首个区块链投资基金 Blockchain Capital的创始人之一,他是著名加密咨询公司 DNA 的联合创始人,同时,他也是全球第一笔 ICO 的幕后团队成员。

当然,这位加密世界之王还有更多的角色:他是一些最大的加密货币和代币项目的创始人,其中包括 EOS 目前市值排第五的加密货币 和稳定币 Tether 目前第十大加密货币。

是著名的加密货币经济顾问、也是圈子里的领军人物布鲁斯·芬顿 Bruce Fenton,将皮尔斯描述为币圈里最低调的重要人物之一:「从某种意义上说,布洛克是一个传奇人物,他的性格非常丰富多彩。换句话说,他在幕后非常安静,不喜欢抢功。正是因为有了布洛克将大家聚拢在一起,才孕育出了上亿的收入。可以说,他召集的是一大批一大批的人。」

「如何正确理解区块链?你应该相信它将取代整个互联网。」我在洛杉矶第一次见到皮尔斯时,他跟我说的话。

他在这里拥有一台让人联想到电影《回到未来》的 DeLorean 车,车牌用的是中本聪的名字 SATOSHI。

「在 70 年代和 80 年代,互联网刚开始发展的时候,我们还没有计算机处理能力来确保互联网的安全。等到我们有能力实现必要的加密以保护其安全时,基础设施已经搭建起来了。所以我们一直是在建造,持续建造了这么 30 年。但它从一开始,其基础就是支离破碎的。」

除了用区块链技术改造互联网,皮尔斯还试图为这个去中心化的世界带来一个新的中心:波多黎各。加密社区在不同阶段还给这个国家起过其他不少名字:加密黎各、波多加密、波托邦和索尔 Sol。

皮尔斯租下了共济会会所和一个废弃的儿童博物馆,准备将后者改造成社区中心。他还在波多黎各联合成立了一家银行,并计划在岛上著名的冲浪胜地 Rincon 和附近的 Mayaguez 分别建立生态度假村。

在跟皮尔斯聊天时,他每每会鼓吹移居波多黎各的好处。当我和他在一起的那个星期里,有三个本来无意搬迁的人来拜访他,结果最后都在圣胡安租了公寓,拿到了驾照,并开始了冒险。在皮尔斯的第一个「重新出发周」中,他在波多黎各连开了三场加密会议。过了几个礼拜,他兴奋地告诉我,接下来还会有数百场这样的会议。

他不止一次地跟我说,他的母亲、兄弟、妻子、前女友和 9 岁的女儿都会搬到这里来,他的父亲也在考虑。

「永远做个魔笛手,」皮尔斯在圣胡安老城区的街道上带着意味深长的微笑对我说。接着,他用一个便携式药丸形状的蓝牙扬声器播放查理·卓别林电音舞曲版的演讲《大独裁者》。每一个来见他的人,几乎都听他播放了这首曲子,演讲中的这段话也是皮尔斯的信条:「遗憾得很,我并不想当皇帝,那不是的行当。我既不想统治任何人,也不想征服任何人。如果可能的话,我倒挺想帮助所有的人。」

皮尔斯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容易接近的富人。他欢迎每个人加入自己的聚会,这也正是每个人都喜欢和他在一起的原因之一。

他办的派对永远不会无聊;总会遇见志同道合的新朋友;而且也许,某位新朋友会让他们变得富有,或更富有。

一群同样成就卓著、热衷派对的同伴如影随形地跟在他的左右,好让人们知道上哪儿能找到他。

每天都有好几十号人想要见他。今天参加皮尔斯培训项目的包括了埃里克·格林伯格 Eric Greenberg 和德里克·伦德尔 Derek Rundell。前者曾是互联网咨询顾问,在互联网泡沫时期身价超过 10 亿美元。后者是帮助谷歌前 CEO Eric Schmidt 打理投资基金风险投资家。

这趟行程取得了丰硕成果:Rundell 的风投基金 TomorrowBC 宣布与皮尔斯创立的 Block.one 公司达成 5000 万美元的合作计划。

他很少去办公室、会议室或任何与工作有关的东西。他的背包里尽是小瓶小罐,里面装着各种草药,比如秘鲁 San Pedro 和亚马逊流域的烟草 rapé,会议间歇他常常吸两口。

他彻底抛弃了时间表,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是每天跟着需求而「流动」,一路上拿音箱播放电音音乐。

皮尔斯说,「我通常一次开三到十次会,把所有会议都整到一起。我没有时间表,大家都是同一时间凑一块儿开会。这有时会让那些自以为很厉害的人非常不痛快,因为他们习惯了,但凡见人,对方都会毕恭毕敬地为他拨出三个小时的专属时间。」

大多数名人可能会对某位在咖啡馆店认识自己的人横眉冷对,碰上粉丝提出建议时也会闪烁其词,可是皮尔斯一旦应承了下来,并会把对方带进自己的核心圈子,并让人们看到一丝希望。他解释说,这是因为他认为生活就像一场电玩游戏:「宇宙不断地向你投射更多的硬币和能量,如果你不停地收集它们,你就会得到更多的积分,排名跟着上升。」

难道他不担心有人占他的便宜,或者做些坏事扯后腿吗?他不假思索地说,「我并不认识所有打交道的人,我根本没时间去一一核实。如果你在努力,我会信任你。如果你靠谱,我会把所有的工具都给你,除非你被我抓到了做事不干净的把柄。」

在与科林斯-莱克特分道扬镳之前,皮尔斯已经从儿时的爱好中找到了新的职业方向:电子游戏。

在玩《无尽的任务》时,他可以同时在 3 台不同的电脑上玩 3 个角色,接着,发展到 5 个角色、6 个角色。他意识到,仅仅是玩虚拟游戏一天也可以赚几千美元。RMT,也就是「现实世界货币交易」,指的是在游戏中花时间和精力收集硬币和物品,并可在出售时换取实际货币。

皮尔斯说,「在马贝拉时,我一直在试用新人,我的目标是看有没有人能像我一样同时玩三个角色,只要行,你就能在我们这里得到一份永久的工作。我知道,游戏中最有价值的东西在哪里。」

当皮尔斯注意到中国没有建立一个很大的 RMT 市场时,他决定:「如果我去教中国人怎么靠玩游戏挣钱,肯定可以组建一支军队。」

在动念头几周后,他搬到了香港。很快,中国到处都有人开始玩《无尽的任务》和《魔兽世界》等游戏来赚取虚拟金币。

皮尔斯最终以 240 万美元的收入买下了最接近自己的竞争对手。随着时间的推移,估计有大约40 万人为他专职玩电子游戏。

2005 年,他聘请了一位前高盛银行家帮助进行收购和融资。他的名字是史蒂夫·班农 Steve Bannon。很多年后,班农成为了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首席策略师。

「他是世界上最有个性的人物之一,在加密界的地位更是不用多说,」班农在谈到皮尔斯时这么评价。「当人们写下这段历史时,布洛克将被视为开拓者。现在外界还是把他想象成了一个怪人:他们光是注意到了他的帽子、雨披和舞蹈。」

据报道,在班农的帮助下,高盛向 IGE 投资了 3,000 万美元。「史蒂夫·班农是我的得力助手,与我共事了大概七年时间,」皮尔斯说。「他是一个锤子。当你是锤子的时候,所有东西看起来都像钉子。他很自信也很聪明。非常有进取心,非常爱国。他并不是人们口中的那种人。」

到 2007 年,随着 IGE 遭到《魔兽世界》出版商的打压,同时被玩家的集体诉讼所包围,班农成为了公司的 CEO。

在比特币被开采一年后,人们开始向他提及加密货币。皮尔斯发现自己居然从未听说过这种东西,为此惊愕不已。他说:「讲述这个故事的人都不知道如何用简单的见解传达信息,所以想要厘清头绪,需要做很多真正繁重的工作。一开始我没有时间去理解去中心化的力量。等到有一天我悟到了,我立刻明白,它就是未来。」

班农最近也进入了加密货币领域,不仅是因为它的金融影响,更是因为它的政治影响。班农表示:「这场民粹主义革命进一步进行下去,一定会触及货币的本质。你可以看到有多少股力量已经排着队准备利用它。世界上每一个我崇拜的聪明人,以及那些令我多多少少心怀恐惧的人,都在关注加密货币这个概念,这自然是有他们的道理的。他们知道这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驱动力:蒸汽机、电力,然后是微芯片,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将是第四波。这将是一场争夺控制权的战争。」

一旦皮尔斯意识到这种新的数字货币的潜力,他就成了它忠实的传道者,他逢人就送比特币,不管对方是有影响力的大人物,还是一场演讲的普通听众。好在他总算不再直接给人钱了,因为「没人珍惜,随随便便就把钱赔了,这是在特么浪费我的时间。我总是收到人们的留言,说自己亏了多少钱,就因为没有认真对待它。」

几乎每个比特币的早期采用者都能跟你说一个令自己追悔莫及的故事,皮尔斯也不例外。他说,他有一个硬盘,里面大概有 5 万枚比特币,但他在清理车库时不小心把它丢了。以目前的比特币价值计算,他等于是随手扔了 3.3 亿美元。

当时,皮尔斯正以更快的速度创办公司。通过合伙创建 DNA,他进一步提高了自己每分钟的交易规模。

许多加密界的大咖都曾通过 DNA 来获得投资或建议。每周二,在加州圣莫尼卡的办公室里举行的推介会,已经成为加密圈狂热者的根据地,大家忙着互通有无,缔结新交易,沟通新想法,建立新关系。就像在波多黎各一样,皮尔斯把精力和兴奋点聚集到了一个地方。他说:「除了露面讲几个鼓舞人心的小故事,我真的不需要做什么。只要你跟大家聊聊,让每个人都开心,而且你又很会讲故事,人们通常都会应承你。」

直到这里,你终于看到了一个立体的布洛克·皮尔斯:思想家和疯子,理想主义者和机会主义者,艺人和商人,魔术师和享乐主义者,自恋者和社区建设者。

Overstock 公司总裁帕特里克·伯恩 Patrick Byrne 说:「他到处帮助人们,他是一个全面的社区哺育者。」Overstock 公司正在致力于利用区块链,通过授予和保护产权来对抗世界贫困。

Blockchain Capital 的顾问威尔·奥布莱恩 Will O Brian 曾聘请皮尔斯担任顾问,他说:「当布洛克向一位企业家做出承诺时,他们之间一定会产生很多互动,他每次都能从头到尾跟进。这就是正直守信。」

另一方面,皮尔斯的一些密友却对他混乱的日程、缺乏睡眠、使用、不注意健康表示担忧。

「跟布洛克在一起,我的任务之一就是让他活着,」他的一名随从透露。「他有点自我毁灭的样子。」

如果皮尔斯是一种促使行动发生的力量,那么这些行动似乎往往会为了成长而把他抛在后面。

就在今年,跟皮尔斯关系最为密切的加密货币 EOS 已经和他分道扬镳。3 月份,开发了 EOS 软件的 Block.one 与皮尔斯分手,皮尔斯是该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为其成功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皮尔斯说,这背后有「25 个原因」,包括他「太像避雷针了,每个人都把注意力放在我的参与上,这种事情过头了就不会产生积极作用。」

这句话的潜台词是,如果你拥抱风险,皮尔斯就是你的宝贵资产;如果你不喜欢冒险,他可能会成为你的累赘。用班农的话说:「在谈及愿景的时候,布洛克可以帮忙整合一切力量。一旦你从构建愿景进入到实操阶段,布洛克就会靠边站。」

他计划自掏腰包1亿美元,创建一个慈善代币,代币暂命名为「One」“从money(金钱)中抽掉MY(我的),剩下的就是ONE(一个)”。皮尔斯将购买其中价值 10 亿美元的代币,然后鼓励其他个人做类似的事情。

他领我看一个消息群,那里有一小群人在讨论几乎所有的事情,从代币的名字到什么是最重要的事业。我注意到皮尔斯只有在必要的时候才加入讨论,他更喜欢再次启动滚轮,然后站在后面看着它旋转。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自从皮尔斯第一次提到捐赠 10 亿美元已经过去了 9 个月的时间了,至今还没有一份白皮书或者一分钱的捐款。

但是皮尔斯说,他正在积极地为捐赠基金制定框架。「捐出 10 亿美元比看起来要难,」他说。「不可能搞个周末的黑客马拉松就能想出方案。我会发布一页完整的答案,免得成为批评的焦点。」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7年败光千万家产,北京“拆二代”现状曝光,揭露残酷真相:其实大多数人不适合发横财…

湖南宝妈装162平复古混搭风大宅 四室同堂线房 主卧靠窗沙发设计很有创意

9月国内智能手机销量同比下降18%,苹果/荣耀/OPPO/vivo/小米前五

苹果iPad 10的USB-C端口速度相较其它机型更慢,仅480Mbps

kaiyun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