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克”归来

Met Ball上的耀眼星光为“朋克:从混沌到时尚”主题展拉开帷幕。从左至右依次为:碧昂斯,麦当娜,敏卡·凯利,安妮·海瑟薇。

本届大都会博物馆慈善展向人们展现了过去40年中,朋克文化对时尚产业的影响。

朋克现在已经不仅是一种音乐类型。作为一种审美态度,它对高级时装的影响越来越大。今年的“纽约大都会慈善展(MetGala)”,美版《VOGUE》主编安娜·温图尔定下了“朋克:从混沌到时尚(PUNK:ChaosToCouture)”的主题,再次把人们的视线带回到那个充斥着青春激情与叛逆的年代。

那些活跃在20世纪70年代的“朋克”们,可能从来不曾想过,他们的破洞T恤、紧身裤、铆钉皮夹克,会成为2013年5月至8月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慈善展览中陈列的展品。

在很多人眼里,朋克意味着疯狂与荒诞——粗犷、颓废与破旧一直是它甩不掉的标签。曾几何时,“朋克”们卷携着惊世骇俗的“混乱”,在英伦文化中掀起一阵“反叛”的巨浪。

如今,朋克已在不知不觉间从底层的“小混混”风格,爬上了时尚的上层建筑。不仅是英国,整个世界都被这场叛逆之风席卷。

“显而易见,一种新的能量出现了,非常与众不同的事正在发生。它的根基在音乐,但是它也影响了人们的穿着。”有着朋克摄影“教母”之称的希拉·洛克如是说。

朋克犹如一颗在废品堆里闪耀的钻石,不断激起人们的关注。不少高级时装设计师都曾在朋克文化中汲取创作灵感,其狂妄不羁的风格也逐渐“登堂入室”,成为了时尚界独树一帜的设计理念。

“活的太快,死得太早(TooFastToLiveTooYoungToDie)。”是许多人记忆中最经典的“朋克”口号之一。这句口号,正是由当今英国时装界的“西太后”维维安·韦斯特伍德第一个喊出。

韦斯特伍德曾是70年代朋克运动的显赫人物,被时尚界奉为“朋克之母”。1971年,韦斯特伍德结识了自己的第二任丈夫——英国摇滚乐队“性手枪”的组建者考姆·麦克莱伦,她们在国王大道合伙开设了第一家精品店:“Let’sRock”,从此拉开了韦斯特伍德用“叛逆朋克风”征战时尚界的序幕。

韦斯特伍德的设计风格大胆,金属挂链和色情口号都是她作品中最常见的“装饰”,而不对称的剪裁、撕裂的口子或破洞,也在她的设计中屡见不鲜。当时,她的设计与传统的时装界格格不入,一时间,韦斯特伍德成为了“离经叛道”的代表。

如今,由韦斯特伍德所创造的风格早已摆脱了“异类”的别称,成功汇入到主流设计理念当中。尽管她的风格并没形成潮流,但她所带来的设计观念,的确给时装界造成了剧烈的冲击。

追逐朋克风格的设计师,似乎都有着倔强的灵魂。在他们身上,你能强烈的感觉到设计师对奢华生活的不屑,以及对自由精神的偏执。而在他们叛逆与冷漠的面具之后,隐藏着的,往往是一颗不肯随波逐流的心。

“我从来不想和拉格菲尔德(注:香奈儿设计师,时尚界的“老佛爷”)居住在同一个世界,我也不打算开始做一个对流行谄媚的势利鬼。”英格兰“坏男孩”亚历山大·麦昆曾这样说过。

“一半儿华丽,一半儿暗黑”是麦昆的特色,也是他身上挥之不去的“朋克”标签。在著名时尚编维多利亚·普拉姆-赛克斯眼里,这个来自伦敦东区的年轻设计师一点不掩饰自己的东区口音,也不想装作高贵时髦:“他对自己的眼光和才华无比自信,并将高级定制服装中的手工剪裁技艺与贫民区的街头暴力风格完美结合。”麦昆的作品既性感又晦暗,像是对过分精致的高级订制服宣战。

朋克为时装设计师们提供了无数的灵感,而设计师的创意又让朋克藉由时装不断发展延续。不仅麦昆钟爱朋克风,许多设计界的“大腕”:马克·雅各布斯、川久保玲、亚历山大·王等,都曾向朋克文化“取经”,推出过充满叛逆风格的作品。

有人说,朋克一直在我们身边,它源自于人们内心的渴求,为推翻现状和权威而生。对“朋克风”的拥护者们来说,“朋克”的辉煌意味着叛逆与激情的迸发,也让人们在混沌中“重新发现自己是谁”。

朋克现在已经不仅是一种音乐类型。作为一种审美态度,它对高级时装的影响越来越大。今年的“纽约大都会慈善展(MetGala)”,美版《VOGUE》主编安娜·温图尔定下了“朋克:从混沌到时尚(PUNK:ChaosToCouture)”的主题,再次把人们的视线带回到那个充斥着青春激情与叛逆的年代。

那些活跃在20世纪70年代的“朋克”们,可能从来不曾想过,他们的破洞T恤、紧身裤、铆钉皮夹克,会成为2013年5月至8月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慈善展览中陈列的展品。

在很多人眼里,朋克意味着疯狂与荒诞——粗犷、颓废与破旧一直是它甩不掉的标签。曾几何时,“朋克”们卷携着惊世骇俗的“混乱”,在英伦文化中掀起一阵“反叛”的巨浪。

如今,朋克已在不知不觉间从底层的“小混混”风格,爬上了时尚的上层建筑。不仅是英国,整个世界都被这场叛逆之风席卷。

“显而易见,一种新的能量出现了,非常与众不同的事正在发生。它的根基在音乐,但是它也影响了人们的穿着。”有着朋克摄影“教母”之称的希拉·洛克如是说。

朋克犹如一颗在废品堆里闪耀的钻石,不断激起人们的关注。不少高级时装设计师都曾在朋克文化中汲取创作灵感,其狂妄不羁的风格也逐渐“登堂入室”,成为了时尚界独树一帜的设计理念。

“活的太快,死得太早(TooFastToLiveTooYoungToDie)。”是许多人记忆中最经典的“朋克”口号之一。这句口号,正是由当今英国时装界的“西太后”维维安·韦斯特伍德第一个喊出。

韦斯特伍德曾是70年代朋克运动的显赫人物,被时尚界奉为“朋克之母”。1971年,韦斯特伍德结识了自己的第二任丈夫——英国摇滚乐队“性手枪”的组建者考姆·麦克莱伦,她们在国王大道合伙开设了第一家精品店:“Let’sRock”,从此拉开了韦斯特伍德用“叛逆朋克风”征战时尚界的序幕。

韦斯特伍德的设计风格大胆,金属挂链和色情口号都是她作品中最常见的“装饰”,而不对称的剪裁、撕裂的口子或破洞,也在她的设计中屡见不鲜。当时,她的设计与传统的时装界格格不入,一时间,韦斯特伍德成为了“离经叛道”的代表。

如今,由韦斯特伍德所创造的风格早已摆脱了“异类”的别称,成功汇入到主流设计理念当中。尽管她的风格并没形成潮流,但她所带来的设计观念,的确给时装界造成了剧烈的冲击。

追逐朋克风格的设计师,似乎都有着倔强的灵魂。在他们身上,你能强烈的感觉到设计师对奢华生活的不屑,以及对自由精神的偏执。而在他们叛逆与冷漠的面具之后,隐藏着的,往往是一颗不肯随波逐流的心。

“我从来不想和拉格菲尔德(注:香奈儿设计师,时尚界的“老佛爷”)居住在同一个世界,我也不打算开始做一个对流行谄媚的势利鬼。”英格兰“坏男孩”亚历山大·麦昆曾这样说过。

“一半儿华丽,一半儿暗黑”是麦昆的特色,也是他身上挥之不去的“朋克”标签。在著名时尚编维多利亚·普拉姆-赛克斯眼里,这个来自伦敦东区的年轻设计师一点不掩饰自己的东区口音,也不想装作高贵时髦:“他对自己的眼光和才华无比自信,并将高级定制服装中的手工剪裁技艺与贫民区的街头暴力风格完美结合。”麦昆的作品既性感又晦暗,像是对过分精致的高级订制服宣战。

朋克为时装设计师们提供了无数的灵感,而设计师的创意又让朋克藉由时装不断发展延续。不仅麦昆钟爱朋克风,许多设计界的“大腕”:马克·雅各布斯、川久保玲、亚历山大·王等,都曾向朋克文化“取经”,推出过充满叛逆风格的作品。

有人说,朋克一直在我们身边,它源自于人们内心的渴求,为推翻现状和权威而生。对“朋克风”的拥护者们来说,“朋克”的辉煌意味着叛逆与激情的迸发,也让人们在混沌中“重新发现自己是谁”。

kaiyun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